<input id="c4uqo"></input>
<li id="c4uqo"></li>
<code id="c4uqo"><tr id="c4uqo"></tr></code>
  • <blockquote id="c4uqo"><input id="c4uqo"></input></blockquote>
    侵權投訴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瘋狂的“砂子”|巨潮

    文 | 老魚兒

    編輯 | 楊旭然

    8月6日,江蘇太平洋石英股份有限公司(石英股份)發布了公告,要對公司發行的“石英轉債”進行強制贖回并注銷。

    這在可轉債市場引起一波小小的轟動。因為在剛剛過去的7月份,石英轉債成為史上第二只價格超過千元的可轉債。這只在2019年上市的可轉債兩年多的時間里價格翻了10倍,堪稱“債茅”。

    讓石英轉債如此高企的,則是其正股——石英股份熱得發燙的表現。

    去年6月1日,石英股份股價還沒有超過20元。但是其下半年開始持續發力,截至目前,股價已經漲至將近150元,漲幅高達600%,市值已超過500億元,這樣的表現堪稱瘋狂。

    在此之前,石英股份于2014年上市以來,走勢一直不溫不火,沒有什么表現。但是在近一年多,其沖勁唯有風頭正勁的“鋰礦股”、“光伏股”可以匹敵。

    石英股份股價表現(2019年1月至今)

    石英股份之所以這么火,與它的高純石英砂業務息息相關。

    什么是高純石英砂?這個“瘋狂的砂子”為什么攪動了如此大的能量呢?

    01

    托光伏的福

    “砂中貴族”

    石英砂,是石英石經破碎加工而成的石英顆粒,是重要的工業礦物原料。石英砂按照SiO2的含量主要分為普通石英砂、精制石英砂、高純石英砂。其中SiO2的含量≥99.5—99.9%的,被稱為高純石英砂。

    高純石英砂作為重要的原輔料,被廣泛運用于許多高端制造業中——包括半導體、光纖、光伏等產業,可謂是“砂中貴族”。

    尤其是光伏市場的迅速火熱,讓高純石英砂企業受益匪淺。

    根據國家能源局數據,2021年我國新增光伏發電并網裝機容量約5300萬千瓦,連續9年穩居世界首位;新增裝機容量達5493萬千瓦,同比增長14%。截至2021年底,光伏發電并網裝機容量達到3.06億千瓦,突破3億千瓦大關。

    光伏產業鏈從上游到中游分為硅料、硅片、電池片、組件四大環節,其中高純石英砂是生產單晶硅片所使用的石英坩堝的主要原材料。

    高純度石英砂主要用作石英坩堝原材料

    如今高純石英砂“一砂難求”。根據上海證券報報道,2022年至2024年,全球光伏坩堝高純石英砂需求量分別為6.75萬噸、8.96萬噸、11.00萬噸,供需缺口將分別達到0.45萬噸、1.36萬噸、2.05萬噸。

    高純石英砂供應缺口逐漸增大,意味著其價格正在不斷走高。2020年末,石英股份在互動平臺回復投資者問題時表示,彼時公司生產的高純石英砂市場價格為每噸2萬元以上。而在今年初,進口的高純石英砂價格已經漲至每噸4.5萬元至5萬元。從而拉動國產高純石英砂價格也隨之飆升。

    由于高純石英砂僅占硅片成本的9.4%,使得下游對高純石英砂漲價容忍度較高,給了其價格大幅上漲更大的空間。

    有業內人士透露,有海外大企業甚至有意與國內廠商簽每噸7萬元的兩三年長單。這意味著有人判斷高純石英砂價格甚至在長期內仍將“漲聲不斷”。

    此外,光伏企業受行業周期性波動、政策補貼等因素影響大,也推動了石英砂價格行情的變化。

    由于高純石英砂在產業鏈中成本占比較小,因此在高補貼時代,企業使用進口產品情況比較多見。

    但是在2018年5月31日,國家發改委、財政部、國家能源局聯合出臺了《關于2018 年光伏發電有關事項的通知》,補貼開始退坡。光伏產業鏈上下游企業均開始注重“勒緊褲腰帶”降成本,性價比更高的國產高純石英砂成為了越來越多企業的選擇。國產高純石英砂企業迎來了替代進口的市場機會。

    此外,半導體、光通訊等產業的跨越式發展,也都在帶動著高純石英砂的“砂瘋狂”表演。

    那么問題來了,為什么最終走向聚光燈的是石英股份?

    02

    為什么是石英股份

    國內“玩砂子”的人太少了。

    2021年,石英股份營業收入約9.61億元,同比增加48.81%;凈利潤約2.81億元,同比增加49.37%,扣非凈利潤同比增長高達94.06%。

    如果不出大的意外,2022年將又是石英股份實控人陳士斌財富飛漲的一年。截至目前,石英股份市值已經超過500億,超上市之初的25倍,按照陳士斌28.19%的持股比例計算,他的個人財富也隨之超過150億元。

    這個數字,在去年的胡潤內地百富排行中,能進入前500名行列。

    那光環為何“獨寵”石英股份呢?

    最主因就是:國內“玩砂子”的人太少了!

    以“石英砂”為關鍵詞,在A股、中概股、港股和科創板查找相關的上市企業,結果僅有16家。

    如果關鍵詞再嚴苛一點,改為“高純石英砂”,那么結果僅為一條,就是:江蘇太平洋石英股份有限公司。

    可以說,目前國內可以批量化生產高純石英砂的大型規模企業,僅石英股份一家。

    這樣的地位并非一蹴而就。

    石英股份始建于1992年。到2009 年成功攻克了高純石英砂提純技術難題,實現了高純石英砂規;a。一舉打破了國外壟斷,成為國內高純石英砂市場的龍頭企業。

    經過三十年的創新發展,已成為國產石英材料中的標桿企業。而只有在專業領域長期聚焦,才使得企業能在風口到來時及時迎風起舞。

    高純度石英的多種應用領域

    7月14日,石英股份公布2022年半年度業績預告,預計實現凈利潤約為2.7億元至3億元,與上年同期相比,將增加1.57億元到1.87億元,同比增加約139.89%至166.55%。

    公司對外表示,2022年上半年,受益于下游光伏、半導體等行業快速增長的需求拉動,公司經營業績實現較快增長。光伏領域用石英材料市場需求同比大幅增長,疊加新產能的逐步釋放,產銷兩旺;半導體用石英材料受益于公司近年來不斷通過國際半導體設備商的認證及多年來持續的研發投入,市場也快速放量,主要產品盈利水平明顯優于同期。

    在市場刺激之下,其他相關企業不是沒有入局。

    國內航空航天用石英纖維材料主導供應商菲利華,今年2月公告稱,孫公司融鑒科技擬進行增資擴股,用于投資新建“年產20000 噸超高純石英砂項目”。

    今年6月份,凱盛科技表示,在建年產5000噸超純合成二氧化硅項目主要包括年產 1000噸電子級硅溶膠、3000噸半導體用二氧化硅、1000噸光伏用二氧化硅,計劃于明年年底建成。此外,凱盛科技還入局合成石英砂市場,以求開辟不一樣的石英砂賽道。

    但由于生產高純石英砂是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不僅需要高質量的 天然石英礦石、先進的生產設備,更需要嚴謹的粗碎、細碎、磨礦、浮選、磁選、化學、物理等多個步驟的復雜工藝和核心的提純技術,具備較高的技術門檻。

    石英股份從2010年至今積累了很多技術與工藝,在技術上相對領先。國內其他企業入局較晚,技術壁壘和規模效應方面都有短板。

    03

    中國砂打敗世界?

    國內“卷起來”之前走向海外。

    目前國內外只有少數幾家公司掌握了高純石英砂的生產技術。前三家美國尤尼明、中國的石英股份和挪威TQC的總量約5.6萬噸,全球行業前三名的市占率近85%。

    根據香港財華社報道,以光伏用石英砂產能來看,2021年世界龍頭美國尤尼明出貨約3萬噸,占據約45%的市場份額,石英股份市場占有率為21%,

    往后看,尤尼明和 TQC 暫未公開披露擴產計劃,而石英股份則除在建的2萬噸/年高純石英砂項目外,決定繼續再擴1.5萬噸/年高純石英砂產能,產能儲備充足,市占率有望進一步提升。

    高純度石英砂價格不斷上漲

    但是,還有三個痛點亟待解決。

    第一,礦產資源的掣肘

    高純石英生產需要高純石英礦,我國已發現的石英礦產資源品位高低不一,使得國產高純石英質量不穩定。

    目前市場上公認適合作為高純石英砂原來的礦僅有美國和印度。美國礦供給尤尼明和TQC,石英股份使用的是印度的礦產資源,并已經鎖定了印度礦主體。

    但印度礦也絕非長久之計,后期可能會面臨開采量或者其他一些市場以外的因素的影響,值得警惕。

    第二,技術的提升

    高純石英砂的頂尖提純技術仍在國外。尤其是一些最高附加值的產品,仍然沒有突破。

    美國尤尼明公司是世界上著名的生產高純石英砂的企業,是世界上最大的石英原料制造商,幾乎壟斷了國際市場上高端石英砂產品。其純度被當作“國際標準純度”,世界上其他廠家的產品皆以此標準衡量質量。

    技術水平的提升有賴于行業的繁榮和生產規模的擴大。向世界提供更多中國標準之前,中國石英砂行業首先要在產能、技術方面走到世界前列。

    第三,海外市場的開拓速度。

    石英股份曾在年報中提到,要把握住印度、智利、中東地區等海外光伏裝機市場的需求,大力開拓海外市場,保持其市場競爭力以及穩定的盈利能力。

    但是從2021年的數據來看,石英股份的海外業務占比僅為25%,比2014年上市之初反而下降不少。公司的國際化戰略推行進度較為緩慢。

    其中最重要的原因當然是目前國內市場的繁榮和樂觀,但按照此前多個行業的“慣例”,如果在市場“卷起來”之前,沒能更多地開拓國外市場,那么在國內也必然會被同行企業的價格戰所沖擊。

    顯然這是所有投資者所不愿意看到的,但卻是整個光伏產業鏈愿意看到的。

           原文標題 : 瘋狂的“砂子”|巨潮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太陽能光伏 獵頭職位 更多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野兔AV